《名门宠婚:宋先生想要二胎》宋凌骁施千青_【原创小说|言情小说】

宋凌骁施千青主角小说
提供《名门宠婚:宋先生想要二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名门宠婚:宋先生想要二胎小说讲述了: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毕竟这款衣服还没面世呢。”说完转头看向施千青,故意问道:“这位小姐,请问你有请帖吗?”施千青脑中闪过那个雨夜施蔓雪趾高气扬对她说过的话。“你输了,你的未婚夫是我的,你施家千金的位置也是我的,从此以后你将匍匐在我脚下,任我差遣!”六年............

小说《名门宠婚:宋先生想要二胎》在线阅读

《名门宠婚:宋先生想要二胎》无删减阅读

施千青抽回心神,眼神淡漠看着已经来到她面前的男人,语气疏离,“先生,你认错人了。”

宋驰轩疑惑目光落在施千青身上。

五官身影就是施千青没错,可两人的气场却完全不一样。

施千青天真单纯,还有点千金小姐的骄纵放任,眼前这个女人成熟稳重,落落大方,还有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

难道真的是他认错人了?

“轩。”

施蔓雪一袭白色婚纱走过来,亲昵挽住宋驰轩的手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像不代表是,就像这位小姐身上穿的晚礼服,看着像极了蜡染系列晚礼服,可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毕竟这款衣服还没面世呢。”

说完转头看向施千青,故意问道:“这位小姐,请问你有请帖吗?”

施千青脑中闪过那个雨夜施蔓雪趾高气扬对她说过的话。

“你输了,你的未婚夫是我的,你施家千金的位置也是我的,从此以后你将匍匐在我脚下,任我差遣!”

六年的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可她心中的恨却没褪色丝毫,反而愈久愈浓,在她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早已疯涨成了参天大树。

那时她输得彻底。

可如今......

一切才刚刚开始,她一定会将属于她的东西一点点夺回来!

包括宋驰轩,她的东西即便当垃圾丢了也是她的事,绝不会留给施蔓雪。

尽管她的指尖微微发紧,但她唇畔的笑却从容淡定,“没有。”

施蔓雪眼中划过一丝了然讥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是你借着我的婚宴大出风头,宣传你的高仿礼服,是将婚宴上的小姐太太们都当傻子吗?”

施蔓雪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的容貌和施千青十分相似,有一瞬间,她几乎觉得是施千青回来了。

可,这怎么可能!

施千青被赶出家门,一定在哪个地方过着落魄穷酸的生活,怎么会如此光鲜亮丽,又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这个女人,一定是冒充的,想故意接近驰轩罢了。

听到施蔓雪的话,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你一言我一语的怒声指责起来。

“原来是高仿的,我还以为是真的呢,这人也太不要脸了。”

“当我们是冤大头吗,买了穿出去,脸面岂不丢光了?”

“这可是宋家婚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还好施小姐慧眼,不然我们就着了这个骗子的道了。”

施蔓雪暗暗得意,转眸看向施千青,以为会看见这个女人愤怒和无地自容的表情,没想到她完全一副看戏般局外人的模样。

仿佛她们在唱戏,而她只是赏脸看一眼罢了。

她这模样像极了当年施千青明明一无所有还一脸硬气的贱样。

施蔓雪霎时气不打一处来,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只要看见那张和施千青一模一样的脸,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踩上去!

“你还不走,是想让我叫保安将你丢出去?”

施千青抬手云淡风轻捋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施小姐这么急着赶我走,是心虚了么?”

施蔓雪嘴角勾起有一抹嘲讽的弧度,“我心虚什么?”

“心虚身上的婚纱是仿品。”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这婚纱可是出自国际顶级婚纱设计师白老先生......”施蔓雪突然想到什么,语气讥诮,“众所周知LIlia是白老先生最得意的弟子,所以你是以白老先生弟子的身份在质疑我吗?”

这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一个骗子还好意思冒充白老先生的得意弟子,真是不知廉耻。”

“她这是被施小姐揭穿了真面目不甘心,想污蔑施小姐呢。”

“果然人至贱则无敌。”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突然走到施千青面前,“Lilia小姐,宋先生有请。”

话音落下,顿时一片倒抽气的声音。

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是Lilia?

这怎么可能?!

施蔓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她想到什么,几步走到男人面前,“刘特助,你别被她骗了!她可不是Lilia大师,而是冒牌的!”

刘晔冷笑,“你的意思是宋先生搞错了?”

宋凌骁可是宋氏集团掌权人,不止在宋家,在整个安城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她哪里敢质疑这尊大佛?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施蔓雪还想解释,谁知刘晔没理会她,侧身朝楼梯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Lilia小姐这边请。”

施蔓雪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忽视过,还是她的婚宴,脸色顿时难堪极了。

“好的。”

施千青礼貌颔首,抬脚朝二楼走去。

色调素雅的蜡染旗袍,将她高挑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高贵优雅。

眉目如画,唇红齿白,竟像穿越千年而来的美人,惊艳,极具古典风韵。

有了刘特助的盖章,大家瞬间转换了话锋,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天啦,她竟然真的是Lilia大师!”

“没想到Lilia大师这么年轻,不仅才华横溢,还如此漂亮,简直跟天仙似的。”

“我就说嘛,她身上的晚礼服做工精致细腻,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那她刚说施小姐身上的婚纱是仿品......”

“......”

走到一半,施千青突然停住脚步,转身,从楼梯上俯瞰下去,视线悠悠然落在施蔓雪身上。

“婚纱内衬用的是欧根纱,裙摆是网纱,老师用的网纱孔数多,手感细腻,你这个......”似在找形容词,顿了一下,她才继续说:“也还不错,足以以假乱真。”

施蔓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心里对施千青恨的咬牙切齿。

她眼眶红红的朝身旁男人看去,“轩,婚纱是我妈妈定制的,她那么疼我,肯定不会买仿品,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宋驰轩铁青着脸冷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大家异样的目光像针一样刺在施蔓雪身上,她咬着唇站在那里,眼里蓄满了泪光。

李乐蓉穿过人群来到女儿面前,“蔓蔓,怎么了?”

她刚在阳台和许夫人说话,没注意这边,刚进宴会厅就见宋驰轩冷着脸走了。

施蔓雪再也忍不住,眼泪滚滚而落,“妈。”

“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怎么哭了呢?”李乐蓉温柔替女儿擦眼泪,“驰轩怎么走了?”

“Lilia说我这件婚纱是仿品。”施蔓雪泪眼朦胧的握住李乐蓉的手,“妈,你当初说婚纱交给你,你到底在哪里定制的?”

李乐蓉心里咯噔一下,“她......她说仿品就仿品啊,我......我这可是花了三千万......”

这结结巴巴的语调明显是心虚。

自己的妈妈施蔓雪再了解不过,她生气丢开李乐蓉的手,“妈,你怎么可以这样?今天可是我的婚宴!”

李乐蓉慌了,“许......许夫人说不会有人认出来的,我......我......”

“今晚安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我当场被人揭穿,脸面尽失,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这件婚纱我也花了三百万的......”

“妈!”

施蔓雪怒声打断,“你找宋家要五千万的聘礼,说婚纱你准备,你现在拿三百万的假货给我穿,丢的不仅是施家的脸,宋家也脸上无光,你让我怎么向驰轩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