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澜墨凌沉离婚后前夫他慌了大结局在线未删减

沈知澜墨凌沉主角小说
热门小说《离婚后前夫他慌了》是灵犀蝌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角沈知澜墨凌沉,内容主要讲述:发现自己手上沾了血,这才收了回去。转而擦了下眉尾渗出来的血,桃花眼里盛满了笑意,乍一看上去居然有几分天真。沈知澜有几分鼻酸,在公司遭遇了那么多人的苛待,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可以给她这样不计后果的温柔。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两人便赶往吃饭的地方。“所以,你也............

小说《离婚后前夫他慌了》在线阅读

《离婚后前夫他慌了》无删减阅读

“你没事吧,你今天惹他做什么?”沈知澜扶起傅承允,带了几分责备,“太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凌沉他就是个疯子。”

“我没事,我就是不想让他带你走,想让他离你远点。”

傅承允开口,“今天是你入职的好日子,不能被他破坏了。我遭遇什么无所谓的,你快乐是最重要的。你忍他那么多次,也受够了吧?”

他抬起手,原本想要拍拍沈知澜的头,发现自己手上沾了血,这才收了回去。

转而擦了下眉尾渗出来的血,桃花眼里盛满了笑意,乍一看上去居然有几分天真。

沈知澜有几分鼻酸,在公司遭遇了那么多人的苛待,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可以给她这样不计后果的温柔。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两人便赶往吃饭的地方。

“所以,你也亲眼看到帖子上,有人造谣你用假怀孕逼迫一个富豪跟你结婚,然后又甩了他的事?他们说你靠卖身上位?”听她讲述完今天的事情,傅承允皱眉道。

“嗯,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根本就不算造谣。是我跟墨凌沉的事情被人发出来了而已,他的姓名被隐去,可不就是富豪吗?”沈知澜苦笑。

傅承允眼中闪过一抹疼惜,语气急切:“别胡说八道,你又没骗他,只是迫于无奈。应该让他站出来帮你澄清一下,这在公司对你的影响一定很大。”

“算了吧,你看他那个嘴脸。”沈知澜摇头,“不说他了,晦气。你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你好像也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是被墨凌沉给影响了吗?”

“就公司的一点小事。”他神色淡淡道,“不提这些,吃什么?”

就在两人相谈正欢的时候,墨凌沉却十分低气压地开着车。

拿起储物柜里包装精致的一枚翡翠戒指,他看都没多看一眼,从车窗里丢了出去,直接碾碎。

他知道每一次无论什么聚会,沈知澜送礼物总会被苛责,所以特地帮她挑选的,打算这次让她扳回一城。

偏偏她居然为了那个该死的私生子,跟他撕开了脸皮,居然还说受够了他!

他冷笑一声,漠然地吐出几个字来:“不识好歹的东西。”

第二天,沈知澜按点上班,办公室的氛围却还是跟昨天一样。

大部分人都拿了零食,大家交换着吃,唯独隔开了沈知澜。

她强压下心中的情绪,面带笑容的开口道:“昨天入职比较晚,我听说我们公司有个规定,新入职的人要请大家吃饭,晚上我请大家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不了吧,我晚上还得减肥呢。”有一个人开口道。

其他人也纷纷开始附和:“是啊,我晚上还得跟我男朋友约会,都下班时间了,谁要跟自己的领导一起吃饭。”

“大家吃饭是为了鼓励新人的,您一来就身居高位,何必呢?”

“可不嘛,我们公司可从来没有新领导请员工吃饭的道理,我们不配的啦~沈总监,你还是争分夺秒的赶紧工作吧,可别耽误时间了。”

一个部门十几个人,一多半都拒绝了沈知澜的提议。

这样的针对之意,简直不能再明显了。

她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面色镇定地点了点头:“好,那我尊重你们的意见。”

就在这个时候,孙淑婷走过来开口道:“沈总,这是您之前提交那款香水的改进意见,我简单给您规划了一点,您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提交制作部门了。”

孙淑婷是技术部的副总监,也就是昨天洗手间那三人口中,为了升职,将备孕了两年,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给打掉的人。

沈知澜低头看了一眼,她的香水走的知性神秘的路线,定位的是高端用户。

而改进意见十分的擦边球,看起来就好像不太干净的香水,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加了什么助兴的东西。

“这个不合适,当时我跟赵总讨论过具体的方案,不是这样的。”沈知澜直接开口道,“这个东西我来处理就可以。”

孙淑婷哦了一声,表情一变,眼圈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了。

沈知澜颇有几分莫名其妙:“抱歉,我是说什么话惹到你了吗?我只是阐述一下我的理解。”

“我有一款香水跟你这个味道差不多,这是我香水的定位。”

孙淑婷的声音略微有些哽咽,“现在我的香水计划被抹掉了,我想稍微留一点有关它的东西,证明它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所以就用了这个文案,我不知道……”

沈知澜:“……”

有病吗她,这不就是因为懒直接抄了曾经的文案,怎么还这么编故事?

估计是她打胎的事情引起了同情,再加上这件事,办公室里的人瞬间就不满了。

“喂,我们叫你一声沈总监,并不是因为你真的配得上这个位置,而是因为你有个足够强大的背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啊?”

“就是!而且还动不动就说跟赵总讨论,你要真有能耐的话,干嘛非要把他搬出来?”

“对,今天就算被辞退我也要说!你根本就配不上这个位置!就算你那款香水真的还可以,但也不是你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理由!”

“就是,你知不知道淑婷姐她在公司这么多年,做出了多少款爆货的香水,你就凭着你那瓶东西,连发行都没有,现在却踩在了她的头上,你牛什么呀?”

沈知澜听到这些话,不光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有种解脱般的感觉。

足足忍了一天了,看来这些人是按捺不住了。

她倒是宁愿这些人跟她真枪实刀地骂起来,也不愿意听她们在背后阴阳怪气。

“恕我直言,”沈知澜目光淡淡的扫视了一种,“你们这么明里暗里的骂我是靠身体上位,意思是觉得你们亲爱的赵总也不干净了?”

那些一开始**开麦辱骂她的人,顿时一愣,尴尬地面面相觑。

沈知澜单手撑着旁边的办公桌,继续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按理说这个时候我是应该跟你们讲道理,阐述一下我的商业价值,但是我现在没兴趣。”

“我就直说吧,孩子不是我让她打的,位置也不是我抢的。你们谁不服,等会一个一个的去办公室里面跟我聊,别藏在后面七嘴八舌骂人,就觉得法不责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