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卿虞宁执小说免费阅读

卿虞宁执主角小说
卿虞宁执是小说名字叫《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的主角,它的作者是瑾夏醉卿颜,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女子名为卿虞,正是前些日子安定侯府才找回来的已经失踪了五年的大小姐。卿虞并不是安定侯的女儿,而是侄女。早些年,卿虞的父亲才是安定侯,只不过,却在一次陪着她的母亲出城进香时,不幸成了山匪的刀下亡魂。卿虞是父亲独女,所以父亲死后,卿虞的二叔自然而然的继承了安定侯的爵位。说起来,卿虞的母亲,当年也是名震............

小说《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在线阅读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我从地狱里来

直到卿虞森寒的声音响起,卿子恒才回过神来。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小丫头,却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至于后悔

他怎么可能不后悔!

他后悔当初没有一刀结果了卿虞,以至于今日竟然沦为她的阶下囚。

如果那时候就杀了卿虞,他此刻还是高高在上的安定侯,享尽荣华。

他肠子都悔青了!

看着卿子恒眼中满是悔恨,卿虞勾了勾唇,好看的眸子里漾起丝丝笑意。

现在才后悔,未免太晚了。

何况,更后悔的,还在后头。

别急,你们当初加诸在我爹娘身上的,在我身上的,往后我都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卿子恒,你的痛苦,还在后头。

卿虞的声音格外好听,就像山涧溪水潺潺,清脆悦耳。

可在卿子恒听来,却如同恶鬼锁喉,只留下阵阵心颤。

卿虞,我我可是你的亲叔叔!

你这是大逆不道!

卿虞仿佛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不由得轻笑出声。

亲叔叔?

大逆不道?

我爹爹可是你的亲哥哥,你还不是要了他的命。

说起过往,卿虞平静的吓人,只是那眸子深处,却涌动着涛涛恨意,仿佛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眸子里重新睨起笑意,声音却是寒凉刺骨。

卿子恒,我从地狱里来,为的,就是把你们一个个都一同拖入地狱。

她们一家结局悲凉,卿子恒怎么可以独善其身?

既然要下地狱,那便谁也别想逃脱!

卿子恒看着卿虞那张倾城绝艳的脸,再没有了之前的别样心思。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卿虞,就是一个疯子!

而落到这么一个疯子的手里,他真的怕了!

把卿子恒带出来。

卿虞看向一旁的下人,随即坐到了不远处的软榻上。

这一夜,还长着呢。

整个人被牢牢束缚在刑架上,卿子恒彻底慌了。

小虞,你放过我,二叔真的知道错了。

我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任凭卿子恒苦苦哀求,卿虞却是不为所动,淡声开口,二叔可曾听闻滴水之刑?

滴水长年累月可穿石,那落于人体之上,又当如何?

滴水之刑,卿子恒自然是听说过,虽结果未知,但作为史书上记载的的酷刑,卿子恒只觉得头皮发麻。

汐言,去让人准备,今日你我也开开眼界。

是,主子。

听着主仆二人平淡至极的对话,卿子恒赶忙开口,等等。

卿虞,想要卿子衍命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还有谁是杀害你爹娘的仇人吗?

卿虞抬头,看着卿子恒一脸的笃定,心中明了。

她早就查出来当年之事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只不过幕后之人太过谨慎,未曾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这也是为何这半个月来她只是单单把卿子恒关押在此。

半个月,足够让卿子恒乱了心神。

二叔若是知道幕后之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苟活至今。

听此,卿子恒目光躲闪,他没想到,卿虞竟然看的这般通透!

对,我是不知道,可并不代表我没有线索!

你放了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你可答应?

卿子恒突然镇静下来,卿虞为复仇而来,而他不过是那人的一把刀,卿虞没有理由拒绝他。

可他却是忘了,卿虞亲眼看到卿子衍死在他的手里。

答应你?

卿子恒,你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

卿虞精致的小脸上闪过嘲讽,事到如今,卿子恒还没有看清局势。

汐言。

汐言会意,随即退了下去。

见到汐言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卿子恒脸色一白。

卿虞,你当真要如此绝情?

既如此,也别怪我不讲情面,这辈子,你都别想查到究竟是谁想要卿子衍的命!

最后关头,卿子恒下了狠心,却不想卿虞竟然不为所动。

你会说的。

相比于答应卿子恒的条件,卿虞更想看到卿子恒痛不欲生的样子。

那时候,一心求死的卿子恒,什么都会说的。

不多时,汐言便带着两个下人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搬着所谓的刑具——一个中部带有圆孔的木头架子。

另一个人,则提着满满一桶水,而木桶底部,有一道微小的裂痕。

卿虞点头示意,汐言将刑具放在卿子恒的头顶。

水滴缓缓滴落,卿子恒没有一丝感觉。

心中忍不住去想,也许,这所谓的滴水之刑,也没那么可怕

清楚捕捉卿子恒眼中一闪而过的侥幸,卿虞眼底流露出一抹期待。

只有亲眼见过滴水之刑的人,才会知道这是怎样的痛不欲生。

而卿虞,便是其中之一。

目光转向另外三人,下一个,就该是林氏了。

施施然从软榻上起身,金线勾勒的绯色裙角从软榻边缘滑过,最终落在石质地面上。

见卿虞一步步走近,林氏眸子微动,却是没有一丝闪躲。

相比于卿子恒,她更看得清局势,如今的她,就是待宰的羔羊,生死皆在卿虞的一念之间。

可是,折在那个女人的女儿手里,她好不甘......

卿瑶见卿虞一步步逼近,下意识往林氏的身后又缩了几分,只剩下少半个身子呈现在卿虞的视线里。

林姝兰,你可曾想过也有今日......

看着林姝兰那张保养得当,风韵犹存的容颜,卿虞恨恨开口。

面对卿子恒她还尚能冷静,可面对林姝兰,她却是不能。

一看到这张脸,她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几年前的画面,布帛的撕裂声,母亲凄厉绝望的哭喊,仿佛萦绕在耳畔......

果不其然,最毒妇人心。

被囚禁的那两年里,相比于卿子恒,林姝兰才是她真正的噩梦!

她恨卿子恒,是因为卿子恒丝毫不顾及手足之情,手刃她的父亲,侮辱她的母亲,让卿虞恨不得撕碎了他!

而林姝兰,只要一提到这个名字,卿虞就能清楚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

她不仅要把她曾经加诸在自己母亲身上的十倍百倍奉还,更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