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免嫁给傻孙儿)(司免傻娃)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章节

司免傻娃主角小说
司免傻娃小说由作者柳笑笑著作,讲述:,但唯独这里是红土,且这红土之前我从祠堂观察里刮出来的比较少,所以不明显,现在看到这么一大片红土壤在眼前。那颜色格外刺目,根本就不像是泥土该有的颜色,更像是……”我把后面的话收了回去,我从小就对那些脏东西很敏感,我们从一上这东山开始,我就感觉很不自在............

小说《司免嫁给傻孙儿》在线阅读

《司免嫁给傻孙儿》无删减阅读

沿着那依稀的痕迹,我们来到东山上一块空地上。

在电筒的照亮下,我看这空地上寸草不生,便立刻让大家都停下来。

“是红土!这里是红土!”随着建强叔一声喊话,其他的几个叔都表现得很兴奋,他们以为找到红土之地就可以破除黄家的灭门血煞咒了!

我皱着眉头,警惕地观察着周围,出声问道:“黄姥爷,这里就是当年大饥荒的埋尸地吧?”

黄姥爷站在最后面,十分避讳的样子,点了点头。

我神情有些凝重地说:“七十年了,这地方竟然寸草不生,有点奇怪!”

黄建强立刻严肃起来,走到我身边,小声问我:“是不是这地方土质和别的地方不同?”

“确实不同。”

我回头指了指我们来的路,“刚才我仔细观察过了,这一路来,这座山上的泥土都和我们村儿的一样,是黄土,但唯独这里是红土,且这红土之前我从祠堂观察里刮出来的比较少,所以不明显,现在看到这么一大片红土壤在眼前。那颜色格外刺目,根本就不像是泥土该有的颜色,更像是……”

我把后面的话收了回去,我从小就对那些脏东西很敏感,我们从一上这东山开始,我就感觉很不自在,还好村里这么些阳气男人围绕着,但如果这些男人因为害怕的话,会减少自身的气焰,这样就容易让那些脏东西沾上来,所以我赶紧说:“建强叔,把纸钱拿来烧!”

“好勒。”

因为考虑到这里埋的都是当年大饥荒死的人,没有单独的坟,自然逢年过节也就没人祭拜,像这样的饿死鬼很可怜的,但是因为这里全是饿死鬼,一直都饿着,若得不到满足,很容易生怨。

宁爷爷认为,乔双镜的血煞咒,就是借了这里的怨气,所以我们上山来,就是要平复这些饿死鬼的怨气,我们带了不少祭品和纸钱,一边烧纸钱,我一边嘴里学着以前外婆的腔调念叨着:“过年了,过年了,大家都来领钱和好吃的了,过年了过年了……”

纸钱在眼前烧起好大一堆,我们不停的往里面投掷,建强叔问我:“这样就行了吗,免妹儿?”

我没回答,继续念叨:“大家吃饱了就消消气,你们命不好,生的年代不好,那黄岩村里的,都是你们的后辈,以后逢年过节都会给你们烧纸祭拜,各位老辈子行行好……”

“哗呼——”我话还没说完,山间突然刮起一阵很强的阴风,将那些还没烧完的纸钱吹得到处飞,那火立刻就灭了!

我脸色大变,朝后面退了退。

“这咋回事?”黄建强的声音几乎被阴风淹没,他们全部往我这边聚集过来,我不敢迟疑,快速从背包里摸出三根在太上老君相前请过愿的香来,插在面前,大声喊道:“太上道祖在呢,你们不要纸钱,不要祭品就算了,别在老祖面前造次!”

那三根香一插下去,那道阴风果然就减弱了,不过我们带上来的纸钱已飞得到处都是。

所有人都不敢讲话,我第一个走到黄姥爷面前去,质问他:“黄姥爷,你骗我们!”

黄姥爷低着头不看我,嘴里依旧否认道:“我骗你什么,我什么也没骗你……”

“如果是被饿死的饿死鬼,是不可能不接受村民烧的纸钱和祭品的,黄姥爷,你实话告诉我,这里埋着的人,当年都是怎么死的?”我语气很严肃,我实在不明白,村里都死了那么几个人了,黄姥爷竟然还在隐瞒。

黄建强他们是后辈,自然不知道七十年前发生的事,经历了刚才的阴风,他们也十分相信我,马上跟着我追问道:“姥爷啊,到底有什么事,比我们眼下黄家子孙的性命还要紧啊,你知道什么都快给免妹儿说了吧?”

“作……作孽啊……”黄姥爷不停的重复着这句,我看着地上的香,我时间不多,我立刻拿过锄头走到前方去,找了个疑似最近被人动过的地方开始挖,没挖几下就让我挖到了东西。

其他几人也都打着电筒过来看,是一个木盒子,木盒子上面缠着红色的线,这线与之前乔双镜用来捆棺材的一模一样,我知道我挖对地方了,这木盒子里的东西,就是血煞咒中诅咒之力的来源吧?

宁爷爷告诉我,要揭开诅咒,必须弄清楚那力量的来源,所以只有削弱了红土之地所埋的亡魂怨气才行。

我拿着盒子并不敢轻易打开,正在犹豫时,一双小手突然伸了过来,我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傻娃,好像得到了答案一般,我马上、将红线解开,打开那木盒子以后,便看到一本陈旧的书本,因为年代久远,看不到封面写的字,翻开以后才得以看见一排排人手写的字:赵贵全,1890年出生,赵黄村赵氏第七十五代长子、赵贵安,1892年出生,赵黄村赵氏第七十五代次子……

我仔细翻阅了一遍,这是一本赵姓家族的族谱,且是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族谱在记载的赵姓人有二十八人,像这种族谱应该不止有一本,因为一个大家族通常都有若干旁支,这本应该只是位于赵黄村这一赵家的族谱,当时当家的就应该是这个赵贵全。

这时候,黄建强提到一件事说:“我以前好像听我爷爷讲过,我们黄岩村最早不叫黄岩村,是解放后乡里统计的时候改的名字,以前好像就叫赵黄村!”

我目光看向黄姥爷,“村里根本没姓赵的,但以前这里有一大家族都姓赵,是因为那个家族不存在了,所以村里才改了名字对不对?”